我吃槟榔这五年

在小学时候,流行的是“金威”的槟榔。一块钱一包,里面还有“再来一包”的奖券。我不知道从谁那里学会一记绝招,可以在外包装上找到有奖标记,并在小卖部创下连中七包的壮举。当然,这一壮举在2017年被刷新。
从小学开始,我就一直陆陆续续的吃槟榔。从一块钱的金威槟榔、到两块的黑霸王、到五块的纯香坊、到十块、到十五、到二十、到三十、五十、一百、五百……五十的槟榔就是我的消费极限,再往上实在是吃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