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快点过去

哪里能想得到,忽然之间,株洲的风向就变了。

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

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;
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。
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;
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。
如今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;
……

夜游神龙塔

神龙塔并不是第一次去到,但进到塔里面,上到塔高处却是第一次。当然我不是一个人去的,而是和我的乖宝一起。乖宝是我对老婆的称呼,也只有我能这么叫,乖乖的宝贝,这就是乖宝。
我和乖宝以前也来逛过炎帝广场,也曾想上去过神龙塔,当时因为门票太贵,没有上去。这也成了隐隐的遗憾。

我又回来咯!!!

距离上次更新状态,已经一年多,家桥终于又回来了。

其实不能说是回来,在这一年中,我会时不时的输入这个熟悉的网址在地址栏,会时不时的翻看以前写的一些东西,会时不时的去到友链里面走一走看一看。

但就是没有更新。

或许是懒惰使然,或许是现在手机碎片化浏览的冲击......

当然不是没什么可写,还是因为懒得写。

但今天既然回来了,那又会回来写点什么,想到什么就写些什么吧!

今天还做了好几件事,第一是全站启用了https访问,这个折腾了许久(也是友链里的林三兄提醒才想起弄这个);第二是把评论者的链接新窗口打开,这个很容易。本来还想把回复评论的邮件通知弄一下,把音乐播放器弄一下,这些以前本来都是折腾好了的,几次更新后全部已经失效,一时间竟找不到头绪怎么折腾。

还有代码引用的样式,还有免费图床的事,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小问题,留个标签在这里,后面慢慢折腾吧!

路过的朋友,如果你发现有什么问题,请一定记得提醒我,博主好做出更改,多谢!

分类:闲言碎语 | 由 发表于2020年6月15日 | 0 条评论

时间过得真快啊!

一晃就将近半年过去了,在这半年,我好像天天嘻嘻哈哈,外人看我好像真的无忧无虑,我也真当自己天生乐观,烦恼忧愁都不放心上。

但为什么每天晚上,当我躺在床上,总会思绪万千,想这想那想东想西,这种感觉真不舒服。以前偶尔我还会上博客发泄一下,现在连博客都懒得来看一眼了。

真痛恨自己内心不够强大,要是能和别人一样无视很多东西就好了。

已经五月底了,说好的减肥计划坚持一个月就泡汤,必须坚持下去,和原计划一样,从六月开始,第一个月到180,第二个月争取到165,之后就必须加强力度到150,到136的终极目标!

不过五月还算有所收获,至少把开车这事开熟练了。我一六年拿证,到现在才熟练开车,这也够奇葩了。这又是心里不强大的锅,在之前,我一直对开车有种惧怕感,虽然心里想开的紧,却总迈不过这道坎。也是在这个月,被逼无奈去地下停车场挪一下车,嘿,一下就打开了新的大门。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跑几次室内,跑几次长途,一下就开窍了。

回头想想以前开博客的初衷,以后还是得经常来看一看、写一写,你看这一吐槽,心情立马好多了。

分类:闲言碎语 | 由 发表于2019年5月30日 | 5 条评论

我想,我已经“沉沦”了……

我之前看到大街上搂抱在一起的情侣,总会同身边的人说道说道,感叹一下世风日下。但当我真正喜欢一个人时,我才知道,这是你不能控制的,你就是想抱着她,紧紧的搂住她,一刻也不想分开!
我不知道我们这段感情会走到什么地步,我也不愿意想这么多,如果可能或许那又怎么样呢?我只想她!

不是集丨不是音乐

我身上的刀伤无数,刀刀都砍在不同的地方,没有人会把刀砍在你原来的伤痕上。
可是心上的刀伤就不同了,刀刀都会砍在同一处,那一刀也不是故意砍在那个地方,他那一刀砍在那里,只不过因为那里正好是你最容易被砍的地方,他不想砍中那里都不行。
因为那个地方就是你心灵上最脆弱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地方,就算你的创口已复,只要一回想,它立刻复发。
我怕音乐,它总是会让我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。
它总是会让创口复发!

许久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看的小说,昨天终于找到一本。

《我真的长生不老》,只看名字,我是是绝不会去看这类型的书。但鬼使神差地我还是打开了它。一看,便停不下来。

我看什么书都是这样,对了胃口那便是废寝忘食也想一次看完。而一旦看书,便容易胡思乱想,便总想表达些什么总想写点什么。或许是一个名字、或许是一段话、或许是一个情节……

这次也是这样,书里的一句话就让我印象深刻,非得记录下来已做不时装逼之需。

“始于心动,终于白首,拥之则安,伴之则暖。”

多么美好的一句话,对于爱情、对于婚姻描写的如此深刻动人。我不免会遐想、不免会怅惘……然后伴着这句话睡了一个好觉。

连续外出带团十多天,终于能好好放松一下,能好好看自己想看的书,能惬意的听着音乐,能毫无压力的睡一觉……爽……

分类:闲言碎语 | 由 发表于2018年9月28日 | 5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