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集丨不是东西

我写过一个人,叫柳长街,是个名捕,人家问他为什么要叫“长街”,他说,能做一条长街多好玩。
长街上有各式各样的人,有大姑娘、中姑娘、小姑娘、老太太、小孩子,还有卖唱的、闲逛的、变把戏的、卖糖的、丈夫追赶着打老婆的、调戏良家妇女的、勾引良家少男的,等等等等。
如果你是一条长街,看看这么多人在你身上折腾,你说好不好玩?

不是集丨不是离别

有时候你忽然和一个人分手了,你们本来不想分手的,可是忽然就分手了,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事,可是大家心里都已经明白到了分手的时候。
你是否不愿意分手呢?有时候连说一声“再见”的机会都不给对方。
——何必呢?何必说再见。
这种分手不是离别,而是一种“死”。

不是集丨不是幸福

首先要说明一点,这不是我写的,这是古龙原文,古龙唯一的杂文集。先是零散发在报刊上,1985年10月由玉郎结集出版。而玉郎结集出版的《不是集》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地阅读契机,这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位天才作家有着很大帮助。尽管在二十多年后的2008年,风云时代出版社也出版了这些文字(修订版),但从历史意义而言,却是难望玉郎颈背的。《不是集》与后来更名为《谁来跟我干杯》的风云时代版颇有不同。风云版加了一些内容,比如所谓的“论剑篇”和“短刀篇”就是玉郎版没有的。

我的小说成长历程

回味许久,拖沓了N久,终于是打算为我多年的小说生涯写点什么,准确来说是9年。 小学五年级就开始接触到小说。那时候,家里多的是古龙金庸的大部头武侠,年纪小,好奇心大,便喜欢乱翻翻。这些书都是大大方方的摆在父母房间里的。或许父母以为我年少不懂,哪知我天赋奇才。那时候也确实不很 懂,纯粹当小故事看了。在当时,小说之类,无疑是洪水猛兽。现在也还如此。 还记得接触的第一本是古龙的《流星蝴蝶剑》。孟星魂、小蝶、老 伯、律香川……都是梦里才会有的人物啊!

江湖最后一个大佬

刚刚看完《赌局》系列,刚刚读完这篇文章,感悟之类的,自然不言而喻。
古龙的作品,一向少见长篇大作,而从其语言文字风格来看,古龙更擅长于自小局处见大观。
《赌局》系列自是此中精品。也是,天鹅绝唱,自然不同凡响。
自此以后,只能从睡梦中去追寻这些童话:成人的童话。

谈谈古龙书中我最喜爱的几个名字(一)

之所以将李寻欢排在第一,主要是因为我最喜欢的先生的小说就是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;
李寻欢之名取自于寻欢作乐之意,确实是,李寻欢流连青楼,而青楼乃寻欢作乐之地,但是李寻欢真的是来寻欢的嘛,他不是!
青楼乃寻欢之地,他来这里却非寻欢,而是来寻痛苦来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