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集丨不是东西

我写过一个人,叫柳长街,是个名捕,人家问他为什么要叫“长街”,他说,能做一条长街多好玩。
长街上有各式各样的人,有大姑娘、中姑娘、小姑娘、老太太、小孩子,还有卖唱的、闲逛的、变把戏的、卖糖的、丈夫追赶着打老婆的、调戏良家妇女的、勾引良家少男的,等等等等。
如果你是一条长街,看看这么多人在你身上折腾,你说好不好玩?

不是集丨不是离别

有时候你忽然和一个人分手了,你们本来不想分手的,可是忽然就分手了,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事,可是大家心里都已经明白到了分手的时候。
你是否不愿意分手呢?有时候连说一声“再见”的机会都不给对方。
——何必呢?何必说再见。
这种分手不是离别,而是一种“死”。

不是集丨不是幸福

首先要说明一点,这不是我写的,这是古龙原文,古龙唯一的杂文集。先是零散发在报刊上,1985年10月由玉郎结集出版。而玉郎结集出版的《不是集》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地阅读契机,这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位天才作家有着很大帮助。尽管在二十多年后的2008年,风云时代出版社也出版了这些文字(修订版),但从历史意义而言,却是难望玉郎颈背的。《不是集》与后来更名为《谁来跟我干杯》的风云时代版颇有不同。风云版加了一些内容,比如所谓的“论剑篇”和“短刀篇”就是玉郎版没有的。

永生,存在即理由

《永生》终于结局了,追着这书看了一年多,终于是把它结束了。每每看完一本书,心里总有一种解脱感。一 是现在连载的书籍,持续耗时少则一年,多则两年甚至几年。就像《从零开始》,不知道已经连载多少年、写了几千万字。这无疑是一场耗作者心血耗读者精神的拉 锯战。这样的“折磨”,让人又气又喜。二呢?是终于能从那虚幻且跌宕起伏的情景终脱离出来。一本好看的书往往能让读者代入进去,跟随主角或哭或笑或喜或 悲。这无疑也是一种折磨,时刻楸着一颗心,闹心啊!

地师中的江湖手段

>看地师,抛开诸多的其他,单看他所描述的那些江湖手段就是一种见识。若是真能因此懂得些东西,掌握些东西,真的是能有所帮助的。因此,家桥特地摘抄出几个来,希望稍微提醒引导下大家,也希望能有所帮助。

看地师,其实看前办截就差不多了。等到主角小游子成长起来,这些个小手段便是一个笑话了。此时的小游子神通已成,自是能一力破万巧。至于这篇摘抄,只能写出少许几个事例,推荐有心的朋友真的可以去看看地师这书。不说全本,一半足矣。

小游子之鱼在江湖如鱼得水

小游子,何许人也?本名游成方,化名游方,再有一名为梅兰德。《地师》一书我还没看完,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其他化名,这我是不敢保证的。 做为《地师》主角,小游子具备一个成功主角应有的一切条件:家传江湖八大门精要垫定了处事不变不惊且智计百出,遇吴屏东刘黎丰富了自身底蕴更一骑绝 尘却又自然而然走出一条谁都不敢相信的道路。而谢小仙、屠苏、向影华、齐箸雪……诸女的相继出现,更是为小游子的江湖路平添许多香艳风流。此类书就是如此 吃香,意淫、种马无一不引人入胜。但你要相信,《地师》虽说也脱逃不出这个桎梏,在徐公子笔下却是不落俗套。

勿因人废事、因人废论、因人废行

最近无书可看,便又翻出了停阅许久的《地师》。由于连载紧张,我曾一度将之放置一旁,现在养肥了,终于可以杀来吃一吃。再去翻看以前 没看完的书,我一项是喜欢从头看起的。若是从以前看的地方接着看,总是会忘掉一些东西:比如早前埋下的伏笔包袱……看书,寻求的就是那种代入感,那种现实 不能实现只能在书籍中寻找的心理慰籍。不从头看起,就好像直接高潮却没得到那过程中的快感,总是有些不爽快的。

《地师》是本好书,此前看的时候我就一直记着这是一本好书。同现在流行的大多数小说不同,《地师》明确的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,明确的有属于自己的东 西,不止是一味打打杀杀情情爱爱的通俗套路。

推荐些能重复阅读的小说

首先声明,这篇文章主要是推荐一些我觉得不错的、好看的小说,还有那些真的专心于写作的写手。都是网络小说。

先说几个几本能让我一次又一次看而不觉得厌烦的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