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到晚上,只要关了灯躺在床上,便忍不住东想西想。想到生活、想到工作……就有种失眠的感觉,虽然不到半小时就会酣然入睡。

其实所有烦恼都是钱闹的,如果我有钱或者说一个月能赚个万把几万,想来不会有啥胡思乱想。然而晚上想归想,一到白天睡醒,再叫我为赚钱这事去努力、去奋斗,却是半点不着急。

我手机里下载了一个日记APP,想着每天记录一笔,每天鞭策自己一点。结果呢?你懂的。

我其实是个很矛盾的人,或者说是一个内向但又渴望外向的人,但内心总有莫名其妙的力量阻止我向外界显示。我想发一条微信朋友圈,却怕别人看到但内心其实也希望别人看到并留言……

我也是个敏感的人,可能别人随意一句能让我细想半天,我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,更在乎别人对我不好的看法。

说到底,我就是个缺乏自信甚至自卑的人,外貌的普通,身材的肥胖,手边的拮据……这都是原因!

但又怎么样呢?明天早上起来我还是我,还是这个外在吊儿郎当内里自卑敏感的我。

所以也不必说些什么自勉励志的话语,洗洗睡吧……呵呵……

分类:闲言碎语 | 由 发表于2018年8月6日 | 0 条评论

如何用photoshop简单快速的画一条渐变线

许久没有动用过photoshop,今天突然打算拿出来做点事。
想简单快速的画一条渐变线,试了许久,回忆了许久,终于是记起来了做法。便做一个教程,方便自己、方便他人!

20170430云台山三天两晚之旅,图片补档

之前说要把我在茶旅集团所走过的地方都贴出来,这便是来了!
这是2017年4月30号云台山三天两晚之旅,我记得好想是我第一次带自己的客户去往云台山。
因为云台山风景区是我们公司打造的一个景点,去往云台山的行程,公司每个月固定有两趟。景区现在可能不甚美丽,随着一天天的努力建设,5A级的景区完全不是梦!

今年开工,把笔记本带来了宿舍,以后有的是大把时间打理博客,所以必须好好打理!
家桥去年从灯饰行业转行到旅游行业,在2017这一年中,也算是走了几个地方,当然也拍了不少照片。接下来呢,我会把2017年的一些旅游集锦整理一下发布在博客。当然了,2018年的我也会实时更新在博客。
嗯,就是这样。
如果你的全部的生活都在工作,代表你全部的工作都要快乐,你全部的生活也才会快乐! ​​​​

分类:闲言碎语 | 由 发表于2018年2月28日 | 2 条评论

做事主动不拖延,做人真诚不失信——2017年终总结

今天初八,上班的第一天,闲在宿舍无事,便把2017一年的事情做一个总结。写年终总结是一个好习惯,我坚持这个习惯已经好几年,虽然每次临写的时候总会拖拖拉拉,但总算是写了。像这一次,我已经做好几次的“开工”准备,都不了了之。过年放假的时候,想着用手机码好,却总是想法大过行动。趁着今天第一天开工,为了讨个好彩头,也为治一治我这拖延症,必须写一写!

不是集丨不是东西

我写过一个人,叫柳长街,是个名捕,人家问他为什么要叫“长街”,他说,能做一条长街多好玩。
长街上有各式各样的人,有大姑娘、中姑娘、小姑娘、老太太、小孩子,还有卖唱的、闲逛的、变把戏的、卖糖的、丈夫追赶着打老婆的、调戏良家妇女的、勾引良家少男的,等等等等。
如果你是一条长街,看看这么多人在你身上折腾,你说好不好玩?

不是集丨不是离别

有时候你忽然和一个人分手了,你们本来不想分手的,可是忽然就分手了,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事,可是大家心里都已经明白到了分手的时候。
你是否不愿意分手呢?有时候连说一声“再见”的机会都不给对方。
——何必呢?何必说再见。
这种分手不是离别,而是一种“死”。

不是集丨不是幸福

首先要说明一点,这不是我写的,这是古龙原文,古龙唯一的杂文集。先是零散发在报刊上,1985年10月由玉郎结集出版。而玉郎结集出版的《不是集》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地阅读契机,这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位天才作家有着很大帮助。尽管在二十多年后的2008年,风云时代出版社也出版了这些文字(修订版),但从历史意义而言,却是难望玉郎颈背的。《不是集》与后来更名为《谁来跟我干杯》的风云时代版颇有不同。风云版加了一些内容,比如所谓的“论剑篇”和“短刀篇”就是玉郎版没有的。